张某某受贿案辩护词 - 安徽天瑞律师事务所

实务研究

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张某某受贿案辩护词

发布时间:2009-05-31 阅读次数:4303次

张某某受贿案辩护词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我们作为本案被告人张某某的辩护人参加诉讼。现向法庭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处理时参考。

我们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某收受吴铁卫所送30万元人民币并告知刘峰的事实不持异议,但我们认为,在本案中,张某某“明知他人所送财物系国家工作人员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结果而代为收受并共享”,属于知情不举,依法不构成共同受贿犯罪。理由如下:

一、在本案中,张某某既不具有构成共同受贿罪主观故意和也未实施构成共同受贿犯罪的客观行为,依法不构成共同受贿犯罪。

1、《刑法》第385条第1款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根据这一规定,受贿罪的客观方面,除必须具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的前提条件外,还要同时具备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和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双重行为。

2、《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法[2003]167号文件)规定:非国家工作人员是否构成受贿罪的共犯,取决于双方有无共同受贿的故意和行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向国家工作人员代为转达请托事项,收受请托人财物并告知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国家工作人员明知其近亲属收受了他人财物,仍按照近亲属的要求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对该国家工作人员应认定为受贿罪,其近亲属以受贿罪共犯论处。

3、根据以上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我们认为,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构成共同受贿,在客观方面必须同时具备以下两方面的行为:(1)向国家工作人员代为转达请托事项,或要求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2)收受他人财物并将收受财物的情况告诉国家工作人员,或国家工作人员对此明知。

按照最高法院刑二庭熊选国庭长的观点,受贿的共同故意,是指各行为人均对收受他人财物的非法性抱有明知的主观故意,且在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方面存在着意思联络。也就是说,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构成共同受贿,在主观方面必须同时具备以下两方面的认识状态:(1)对收受他人财物的非法性是明知的;(2)在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过程中,起到了转达各方意思表示的联络作用。

4、在本案中,张某某虽有收受吴铁卫所送30万元人民币并将这一情况告诉刘峰的客观行为,但却没有向刘峰代为转达请托事项,更没有要求刘峰为吴铁卫谋取利益:

(1) 起诉书指控:“1999年春节前的一天,吴铁卫又到(此前送过三次合计7万美元,因刘峰在家并指示张某某收钱,起诉书未将该款认定为张某某共同受贿)刘峰家送人民币30万元,送钱时刘峰不在家,钱由张某某收了下来。事后,张某某把吴铁卫送30万元人民币的事告诉了刘峰”。没有认定张某某具有向刘峰代为转达请托事项,或要求刘峰为吴铁卫谋取利益的客观行为。

(2)吴铁卫在接受检察机关询问时称,“送钱时刘峰不在家,钱是张某某收下的”,“我当时对张某某讲,过年了,我到你家来看看,表示一点心意。张某某推辞了一下,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就走了”,(卷宗第9064页)这一证词证明,吴铁卫送钱时并未向张某某提出任何请托事项,张某某只是在推辞不掉的情况下,被动地收钱。

(3)张某某及刘峰在供述中均称,张某某只是将吴铁卫送30万元的事情告诉了刘峰,并没有过问刘峰与吴铁卫业务往来的情况。事实上,吴铁卫与刘峰具有长期合作关系,往来较为频密,关系一向很好(刘峰为防备张某某,甚至于1998年将60万元存放在吴铁卫处),吴铁卫在业务上需要刘峰帮助,根本不需要也不可能要求张某某代其向刘峰转达,刘峰与吴铁卫开展业务合作并对其予以照顾,也绝非应张某某的要求而为。

(4) 在上述过程中,我们或许可以说,张某某对于收受吴铁卫所送30万元人民币的非法性是明知的(在案件中的表现是:她先推辞,在推辞不掉的情况下才将钱收下);但对于刘峰能否利用其职权为吴铁卫谋取利益、怎样去谋取利益,相关的意思表示却并不是(也不需要)由张某某来转达的。

5、基于上述事实和理由,我们坚持认为,在本案中,张某某既不具有构成共同受贿犯罪的主观故意,也未实施构成共同受贿犯罪的客观行为,依法不构成共同受贿犯罪。

二、在本案中,张某某收受吴铁卫30万元人民币的行为,属于知情不举,按共同受贿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会不适当地扩大刑事责任的范围,造成打击面过大,有悖受贿罪的立法精神。

1、就受贿罪的立法精神而言,主要打击的是那些侵害职务廉洁性的国家工作人员。而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由于与国家工作人员的关系非常紧密,很容易对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实施帮助行为。比如在本案中,吴铁卫与刘峰夫妇关系处得很好,经常到刘峰家做客,甚至可以亲自下厨做自己喜欢吃的饭菜,双方这么熟悉,过年了,到家里看看送点礼物也很正常。碰巧刘峰不在家,张某某在推辞不掉的情况下,将钱收下。按照起诉书采用的观点,如果送钱时刘峰在家,张某某同样的收钱行为,是不构成共同受贿犯罪的。但事实上,刘峰在家或不在家,送钱和收钱的性质会有什么不同呢?因此,我们认为,国家工作人员亲属只要不是积极参加受贿活动,相互勾结的情节非常严重,就没有必要按共同受贿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最高法院刑二庭郭清国法官在其撰写的《<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理解与适用》(该文性质属《纪要》的起草说明)一文中,明确说明:“对于近亲属明知他人所送财物系国家工作人员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结果而代为收受,但事前没有教唆行为,或者明知系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所得而与其共享的,属于知情不举,不能以受贿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最高法院刑二庭庭长熊选国、立案庭法官苗有水在其合著的《如何认定共同受贿犯罪》一文中,明确提出:“配偶、子女明知他人所送财物系国家工作人员为他人谋取利益所得而代为收受,但事先没有教唆或帮助行为,或者明知系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所得而与其共享的,属于知情不举,不能以受贿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著名刑法专家赵秉志、最高检察院公诉厅厅长姜伟、副处长候亚辉等人合著的《贿赂罪共同犯罪问题研究》一文中,更是明确提出:“家属接受财物后,如果仅将收受的财物和请托事项转告给国家工作人员,但没有其他行为的,国家工作人员构成单独的受贿犯罪,其家属不能构成受贿罪共犯。

辩护人之所以宣读以上文章内容,是想要说明,辩护人今天在法庭上为论证张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共同受贿犯罪而提出的观点,不仅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同是也是当前司法实践和理论界的通说,请法庭与公诉人予以充分注意。

审判长、审判员,我们注意到,本案相关证据证实,张某某有过主动退赃及拒绝接受行贿款项的情节,但是,无庸讳言,其收受吴铁卫所送30万元人民币的行为仍然是严重错误的。归案以后,张某某能够如实交待涉案事实,积极配合检察机关对案件的处理,并安排其亲属退还了全部涉案款项,其承认错误的态度和表现是值得肯定的。“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向来是我国刑事法律和司法政策的原则与精神,自2005年4月7日被刑事拘留到今天开庭,张某某被限制人身自由已达328天。我们恳切地希望,人民法院能够尽快依法对张某某作出公正处理。

谢谢!

辩护人: 安徽天瑞律师事务所

舒和润 王永平 律师

二OO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注:张某某业经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