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随州特大故意杀人案宣判 熊振林被判死刑 - 安徽天瑞律师事务所

实务研究

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湖北随州特大故意杀人案宣判 熊振林被判死刑

发布时间:2009-05-08 阅读次数:1648次

8日晚,已经干旱了50多天的湖北随州,终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春雨。这个夜晚,熊振林彻夜难眠——因为明天,他就要上法庭的被告席。

9日上午,熊振林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全部认可,并对受害人及其家属表示歉意,愿意给予经济赔偿。

震惊全国的随州特大杀人案9日中午在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当庭宣判,熊振林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宣判后,中国青年报记者第一时间独家专访熊振林,他表示要上诉。

15小时内连杀8人

“法警,请带被告人熊振林到庭!”9日上午8时58分,随着审判长一声令下,几名法警押着熊振林走向审判区的被告席。

熊振林的精神看上去不错,黄马甲里穿着一身黑色的外衣。进门的那一霎那,他快速抬头扫视了一下座无虚席的审判大厅,迅速低下头去,一边走一边向左手边看着什么,始终不再正眼看旁听席。

随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大致还原了凶案惨烈的经过。

今年34岁的熊振林于2007年下半年和朱德清(女,丧夫,殁年43岁)相好,2008年9月与妻子刘季华离婚。后欲与朱德清结婚、与刘季华复婚均不能遂愿,熊振林对生活失去信心,并产生报复社会念头。

2008年1月4日早晨7时许,熊将帮工王万金(54岁)、龙加富(49岁,聋哑人)灌醉后杀害;7时30分许,将曾在店里打零工的丁永兰(女,63岁)骗到店里杀害;8时30分许,将雇工张家国(54岁)骗到店里杀害;9时30分许,将雇工徐海芳(56岁)骗到店里杀害;14时30分许,56岁的妇女邠光秀上门卖废品,熊担心罪行败露,将她杀害灭口;20时许,熊来到情人朱德清家,于5日凌晨零时许将朱德清及其两岁半的孙子邹权硕杀害。

是否该做精神鉴定成唯一焦点

是否该做精神鉴定,成为本案的唯一焦点。法庭上,公诉人和熊振林及其辩护人就此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熊振林自行辩护时称,去年下半年以来他一直感到精神抑郁,希望法庭给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假如司法部门要把此案办成铁案,若不做精神鉴定,不能不说是个遗憾。”熊振林的律师刘怡荪认为,熊振林精神状态很差,晚上经常睡不着觉,法庭应重视其精神鉴定申请。

公诉人对此辩解当庭予以反驳,称熊振林杀人犯罪不存在精神上的问题。

公诉人指出,首先从询问、当庭供认来看,其思维平稳、意识清晰,回答问题时自动站起来,显示出智商、情商都比较高。

其次,熊振林杀人计划严密,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公诉人称,3个杀人现场中有两个都比较隐蔽,作案后掐断电话线、带走朱德清的手机、乔装打扮后出逃等行为,均说明熊振林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

最后,通过熊振林的母亲、前妻等人证实,熊振林平时没有精神问题。经过调查,熊振林家族也没有人有精神病史。熊振林交代问题时的神志正常、思维清晰,完全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其犯罪行为属于故意剥夺他人生命。

法庭辩论完毕后,审判长当庭宣布,驳回熊振林提出的做精神鉴定的申请。

熊振林:后悔杀人,希望见家属一面

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在使用投影仪展示相关证据时,大多数时候熊振林都不看。只是在公诉人展示朱德清家的现场时,他才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

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熊振林表示不持任何异议,也没有陈述。

“你跟朱德清的关系好不好?”法庭上,公诉人问熊振林。

“我跟她关系很好。”熊振林说,他跟朱德清无冤无仇。

“既然你跟她有感情,那为什么还要杀她?”公诉人追问。

“因为我自己不想活了,想把她也带走。”熊振林淡定地说。

“你杀了那么多人,现在后悔吗?”

“后悔。我在看守所里写了悔过书,现在还带在身上。”熊振林说。

此前,熊振林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后悔。昨日在法庭上,熊振林一改往日的说法,表达了自己的悔意,并对受害者家属道歉。“我想尽力赔偿受害人家属的损失,我有几处房产可以拍卖。”熊振林称。

今天上午11时许,法庭进入到最后陈述阶段,审判长让熊振林做最后的陈述发言。

“我能不能、有没有时间再见家属?”熊振林问道。

“现在不允许。”审判长予以拒绝。随后,熊振林再一次表示了自责和歉意,表示愿意赔偿损失。

熊振林一审被判死刑

上午11时45分,审判长宣布,经过合议庭评议,报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熊振林案当庭宣判。

法院审理认为,熊振林因婚姻、家庭生活偶遇挫折,不能正确对待婚姻和生活矛盾的关系,产生报复社会和报复杀人的意念。为实施犯罪行为,熊振林事先进行了一些细致周密的策划,积极准备作案工具实施犯罪。为壮胆和排除障碍,将与其朝夕相处的人杀害,后又残忍地致6人死亡,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熊振林在作案过程中,杀人态度坚决,作案手段残忍,在潜逃过程中仍积极策划,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虽然熊振林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但其罪行严重,依法不对其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相关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熊振林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宣判的过程中,熊振林一直低着头,默默不语。

双方亲属:死刑在预料之中

今天上午8时30分许,熊振林的舅舅詹昌升和妻子早早来到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等待法院开庭。

在詹昌升的心中,儿时很活泼的熊振林,蜕变成了一个杀人恶魔。“肯定是思想上出了问题。”他说,这次离婚给熊振林的打击很大,赔掉了大半财产,生意也亏了本,双重的压力,让他思想上出了问题,“有时候他骑自行车上街,经常自己莫名其妙地发笑。”

不过,令詹昌升和众多亲属费解和愤慨的是,熊振林用一种不光彩的极端方式,结束了8个人的生命。“他不应该这样做。有问题,可以采取法律手段解决。”

在被害者的家属中,由于熊振林和朱德清的关系特殊,因此朱德清的儿子邹沛也格外受人关注。得知熊振林今日受审,他和妻子一大早就赶到了法院,他想亲眼看到残害自己母亲和儿子的凶手的最终下场。

“他是罪有应得。尽管如此,也无法弥补我们心中的伤痛。”邹沛的脸上写满忿恨。“恨是必然的,一个死刑解决不了我们的心头之恨!父亲去世得早,现在母亲和儿子都去了,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邹沛说,案发至今,他们一直没有回到家里居住。“房子一直封着,母亲和儿子都在那里遇害,触景生情啊!如今我们都是在亲戚家借住。”